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原的博客欢迎您

人生是一次旅行,在乎的应是沿途的风景及看风景的心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父亲(9)  

2013-11-03 09:05:50|  分类: 我的父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父亲(9) - 雪原 - 雪原的博客欢迎您
我们三兄妹,小时关系极好。
外婆经常说,雪儿最小,从小就没妈了,最可怜。当哥哥姐姐的要保护好妹妹。
所以只要我有困难,哥与姐就是我的保护伞。我极自然地,从婆家的大嫂的角色,转化成为小哥口中称呼的:“么妹”。(因我出生在四川,又最小。我妈去世时小哥已十多岁了,他比我更排斥继母,所以坚持称我为''么妹'')
回到这儿,我心里有种归依感。不必时刻提高警惕,去提防什么明枪暗箭的。这儿就是我的天然不冻的避风港湾!爸的房子在耶苏堂弄16号,是他平反后,我们集资给他买的,因只他一人,所以只有一室一厅一厨一厕40多平方,容不下这么多人。
爸说在县社队企业局开好了招待所,先带我们过去洗浴。再吃饭。
我回家的次数不少了,可离开的时间更长。头三天听松阳话困难,根据场景半听半猜知道个大概,在哥与姐的翻译、纠正之下,三天后可基本明白。五天后可以试着说几句很‘不凌清的’的口语。等再明白点,又该走了。
浙南的方言像鸟语,真难懂!以温州话最甚。用词不同不说,连音调、韵母都好像不同。要让我学这温州话,我情愿去门学外语!难度差不多。但学外语不同的是,外语用途更广。而温州话仅限温州人之间使用。我都这样,更不用说丈夫和孩子们了。他们一句也不懂。
想起我在婆家的不自在感受,突然悟到,丈夫现在也应是同样或更甚。他语言还不通。幸好小哥的家也在武汉,哥嫂侄儿们说的武汉话与我家几个可沟通。不久就融洽了。姐一家长沙话,沟通也没大问题。
父亲‘'发扬民主好处多。'’问我们大家怎么办生日。长幼有序,哥先发言,他问父亲准备怎么办?
父亲说:“要想方便去饭店,要想家乡味就自己动手。”
 “我要家乡味!”几个人几乎同时说。我记忆深处的醉鸡、蒸山粉丸、炒米果,炊的红年糕、凉拌海蜇头,鲜肉咸汤圆,梅干菜肉丁麦饼,菊花菜面鸡娘,麦豆饭渐渐浮了出来,害我直咽口水。
大家议论纷纷,一派欢乐祥和。父亲欣慰,儿孙绕膝,南腔北调的真热闹。在家乡的异母妹妹也都来了。父亲拿笔列采购单,他要亲自上阵!他兴致真很好。
要买的有:
    1、三黄鸡两只、甜酒酿,做醉鸡
    2、猪膀两只做红烧
    3、做山粉丸的:山粉(葛根粉?)、芋头、笋、火腿、虾仁
    4、现成的米果、年糕做炒米果、
    5、新鲜肉、排骨、虾、鱼若干
    6、泡好的海蛰
    7、麦豆、当季的菜蔬随机。明天就是‘行’日(赶集日),今日先打扫卫生,明日上午采购,下午准备做成半成品,后日去给母亲扫墓。大后日庆生!并集体商议,接受小兰建议,去她家‘'别墅'’做饭菜开宴。
我的父亲(9) - 雪原 - 雪原的博客欢迎您
 沙锅鸡
我的父亲(9) - 雪原 - 雪原的博客欢迎您
 青椒笋丝
我的父亲(9) - 雪原 - 雪原的博客欢迎您
家乡人的东坡肉
我的父亲(9) - 雪原 - 雪原的博客欢迎您
虎皮辣椒,两湖人的最爱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5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